山有枝

世人皆有苦衷,而我不过一个凡人,抱歉不会为体谅他人而委屈自己。

今天神奇的体验——论被披皮黑说成披皮黑和毒唯是怎样的感受。
我只想问,老子的帖到底怎么毒唯了嘛!!!!!
以及姐妹们真的很皮……

五周年啦!虽然很迟才关注你,但我会尽我所能陪你继续走下去哒!
未来要一直开开心心哦。

不带tag自己说一句吧,您不是优秀的太太,您是真的傻逼。
以及感谢您一下,看您的评论可以收获一堆我想拉黑的。
最后祝您以后婚姻美满,就如同您的文中那样子,毕竟是您的憧憬。

自己暗自哔哔,祈求先别让他俩同框,先解绑,让两家脱敏(至少表面上客气)。

然后……😉☺️


有些时候看到有人那我们说你们只想着你们自己,就觉得很有意思,有时候事后想想甚至觉得真心骂这种话的姑娘还有点子天真。

我当然想着我自己,目前我心中我自己地位第一,父母和闺蜜或许可以替代这个第一。但是他俩说到底是离我很远很远的人,我觉得我对他们付出的爱已经够多了。

然后再说一句,姑娘们事事以哥哥为先,又有什么实际用处呢?到了一定时候,粉丝能做到的真的很少。



希望龙哥宇哥都能拥有越来越多优秀的作品,绝不要陷入某个怪圈,当然流量也绝不是坏事。


多少风雨地震走过来了,到头因为一个番位自己乱了

不觉得好笑吗?我倒觉得挺有意思的。

明天早上睡醒了删。

我个人而言不在乎他们的番位,我也认为是双男主只能靠首字母拼音来分先后,毕竟不能真的交叉式排列。

在乎的也别在我这里强调番位的重要性了,都了解过怎么回事的,看法不同我不想说服你们,也不要来试图说服我,谢谢。

也就是说,请想讨论这个的,微博知乎兔区贴吧论坛,爱哪哪,放过乐乎,它只是个同人APP。

最好别在我这里撕逼,也别骂我,当然想试试也可以。

三分钟后删tag,图源水印(微博上的宸琛词调)。
大家想法不同,我不说别人,也不要有人来说我。

虚假八卦。

乌苏里亚灯塔:

Z跟B是合作过同一部剧的双男主,那会两个人都还不红。B看完剧本第一反应就是这剧情能拍吗,公司跟他说是把爱情改成兄弟情,B才放心了,说那OK啊,然后就去定妆,试戏,见到了Z。

和B这种耐看阳光型的不同,Z是那种第一眼见到就惊为天人,后面越来越惊为天人的美男子。B的心脏怦怦跳,觉得完了,自己铁直二十多年,莫不是要被面前的人给掰弯?

就很没面子。所以后来B接受采访,记者问你对Z的第一印象是什么,B说就很老干部啊,很高冷,全然不提他怦然心动的事。

不过Z确实看起来不是很好接近,典型的冰山美人,大家都没指望能和Z混熟,反正Z有脸,有演技,作为一个演员,这已经很足够了。

没想到B花了短短三天时间,就已经能和Z谈笑风生勾肩搭背了。


B这个人,打小就是蜜罐里泡大的,两个姐姐对他有求必应,父母不说百依百顺吧,至少他想做的事,两位长辈就倾尽全力去支持他,而B也没有恃宠而骄,他都是无意识撒娇,见Z长得好看,就满嘴哥哥地喊,也不管Z对他满脸胡茬嫌弃得要死。

说起来很奇怪,B比Z还高点,又留了胡子,照理说撒起娇那是让人肉麻到颤抖的,可B撒娇真的是浑然天成,你都想象不出来这人要是不撒娇是什么模样,关键他还不是说为了不做一件事去撒娇,这娇是撒了,该做的一样不落,全心全意做到最好,只要接触过他的人就没一个不喜欢他的,毕竟性格实在是好。


Z有部平衡车,没事就在片场骑,B看得眼馋,整天借来玩,其实Z很乐意借给他,就是觉得这人太像要糖的小孩子了,故意吊着,有时借有时不借,如愿以偿地见到B嘟着嘴巴鼓起腮帮子的样子,被萌得心都要化了。

没想到过几天B自己去买了部平衡车,就不用借Z的了,Z为此失落了挺久,但B还是有事没事就来找他,一会说哥哥你教我怎么保持平衡,一会又哥哥咱俩比蹲下,工作人员全在心照不宣地偷笑,Z和B倒是没反应——被笑得麻木了,自带结界,两个人在那转了好多圈,开心得不行。

玩累了B就躺下来睡觉了,Z还拿出手机拍了好多张B的睡颜。


这场景刚巧被摄影小哥捕捉到,剪到花絮里放出来,一堆网友被萌得嗷嗷叫,说这是感天动地兄弟情。

那会Z和B的剧已经播出来了,长久的努力在这个夏天得到满满当当的回报,以往安静的机场现在是人山人海,每个人都在热泪盈眶地喊哥哥我们爱你们。

别的圈子就很羡慕,说Z和B的粉丝不分你我,感情超好,也不撕逼吵架,就一块欢乐沙雕,可high了。


好景不长,种种原因所致,Z和B的粉圈也走上了视彼此为仇敌的老路。CP粉和双担虽然很惆怅,但这些事也不是人为能改变或控制的,也就随它去罢。

Z和B的毒唯呢,和别家毒唯比又是大有不同的。别家毒唯是巴不得和对家完全划清界限,这两家仿佛不带对家出场会死,每日花样cue对家八百遍,什么拆对家名字写情话啦,说对家今天采访又抄我家答案啦,衣服非要撞衫啦,出几十万的分手费啦,诸如此类,层出不穷,搞得双担和CP粉很惭愧,很无事可做,每天被毒唯摁着头吃糖,撑到眼含热泪。


而与Z和B合作的金主、艺人、导演等人,也是整天你来我往地互相照应,文案啦海报啦都搞得像情歌对唱,就连发博时间都经常掐着点来,CP粉瑟瑟发抖又羡慕不已,有钱真好,我们也想有钱。

钱都给哥哥们花了,为爱发福,足矣。

工作室就更骚了,一点不带收敛的,前一分钟后一分钟上线的也有,玩数字接龙游戏的也有,搞得连不磕CP的双担们都说,蒸煮怎么样先不管,至少工作室是真的!百年好合,白头偕老!

至于Z和B两位正主呢,明面上看起来是一点互动都没有,同款衣服答案就不用说有多少了,代言都是你接完我续摊,网友戏谑你们这夫夫开店呢,还带轮班的。


不过因为他俩明面上确实是没互动,毒唯就抵死不认,说这些都是巧合,是互抄,是资源争夺,反正该撕的还是继续撕,从没停过。

这期间Z和B各自的黑热搜也不算少,最后都是以沙雕终结的,还算圆满。

日子就这么过,毒唯撕不停,业内磕不停,CP粉和双担秃头打榜吃糖,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和谐。


就在这节点,有个自称是工作人员的人A出来爆料,把几谭死水激起了千层浪。

A表示本来她是两个人都喜欢的路人粉,恰巧碰上Z的一场活动,不知道为什么B也在休息室里面,两个人十几分钟都没讲话,她刚想离开,就听见B语气非常差劲地对Z说,你能走远点吗,别烦我行不行?

这个料一出来,热搜就爆了,佛系唯粉毒唯CP粉双担粉各家粉丝路人粉路人黑营销号全部下场,各执一词,好不激烈。


要说毒唯还是最毒的,战斗这种事也是第一线的,双方毒唯撕的那叫一个不可开交,Z家说B简直是毫无教养,居然用那么差劲的语气对Z说话;B家就说Z不要脸,解绑多久了还来倒贴吸血,真恶心。

CP粉和双担弱弱地问,为什么他们明明没有参加同一个活动,却会出现在同一间休息室里呢?问题没得到解答,很快就淹没在撕逼大军之中。

路人也来凑热闹了,说你们就凭这个A的一面之词就信了她?谁知道她是谁呢,说的话又是真是假?

毒唯也觉得有点不妥,暂时休战,要A拿证据出来。


这个A倒也很刚,甩了视频出来,画面摇摇晃晃还高糊,宛若明星情侣被曝光的绯闻照现场,但声音倒是很清楚,就是B的声音,也确实是说了那句“你能走远点吗,别烦我行不行”,Z没接话。

毒唯开始新一轮猛攻,各家吃瓜不嫌事大,煽风点火落井下石,搞得战况一度白热化。

CP粉和双担又疑惑又难过,疑惑的是到底他俩为毛会在一块?难过的是,B的语气真的听起来很凶,感觉和Z的感情是不怎么好。

尽管如此,这群坚强的人民还是一边在耳机里循环着意难平,一边流着泪扛起了洗广场举报黑粉的重任。


过几天Z站出来表态了,说他和B都是大大咧咧的人,在他看来B是一个特别好的人,给大家看见的他们是什么状态,就是一个什么状态,反正他和B一直是特别好的朋友,以后也会是特别好的朋友。

此言一出,毒唯那边稍微安分了些,双担和CP粉也安心了不少,奇怪的是B一直没站出来评论或转发,就又有些言论说,Z这是迫不得已,是惺惺作态,其实和B早就闹翻了,只是明面上不好表现出来。


Z没去理会那些言论,放下手机给B揉着腰——自从他开始进山拍戏,就很少有机会和B见面,B自己没忍住悄悄坐飞机来找他了,当天刚好他的写真集出售,前一万名才有限量特典,休息室里信号本来就不好,页面完全刷不出来,他又一直对B上下其手的,把B急得要死,就对他说了那句话,还一把推开他,继续埋头抢写真。

没想到门外有工作人员很不道德地把这段偷录下来了,还截掉了Z后面那句委屈巴巴的“可我们这么久没见,我很想你啊”。


接着售卖平台的工作人员出来道歉,承诺说每个买的人都会有拍立得和海报,没挤进前一万的B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,对上Z湿漉漉的眼睛,暗道事情不好。

当晚B压根没睡,整个晚上都用身体来表示他对许久未见的恋人真挚的歉意,这会浑身酸痛,床都下不了,就拿眼睛瞪着Z。

Z也知道自己过火了,有点心虚地眨巴了一下大眼睛,把手机拿给B,让B趴着玩。

B一边享受着Z的免费独家按摩,一边登上微博。


没过多久,双担和CP粉还有各路人马就收到了星饭团提示,说B上线了。

过了一会,B就发微博了,还不是原创,是转发Z的那条。

“确实是好朋友,好到我现在腰酸背痛,床都下不了。”


在数日的撕逼大战中都顽强地坚挺着的微博彻底瘫痪了。





黑子们,祝你们新年快乐,全家爆炸。

黑你🐴呢。